外汇汇率变动影响哪几方面

发布于 2021/11/24 0:31:03 格林威治标准时间. 阅读更多 公司新闻

外汇汇率变动影响哪几方面

众所周知, 外汇汇率变动影响哪几方面, 外汇收盘价能不能自己设置是我们在交易过程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,那么怎么学习外汇汇率变动影响哪几方面,外汇收盘价能不能自己设置的相关知识呢。

        当地时间周三,美联储负责金融监管的副主席夸尔斯(Randal Quarles)在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线上活动中表示:“如果我对未来几个月经济增长,就业和通货膨胀的预期得到印证,尤其是如果它们的表现强于预期时,那么正如上一次FOMC会议纪要中所指出的那样,对于美联储来说,在后面几次会议上讨论调整资产购买计划将变得至关重要。”

夸尔斯阐述了对美国经济的乐观展望,不过他同时表示,现在讨论加息还为时尚早,货币政策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度宽松,预计美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将放缓至稳健步伐。夸尔斯跟其他官员一样,认为近期通货膨胀率升至2%以上是暂时的,尽管上行风险可能会持续较长的时间。


1.外汇交易有哪些

      弱美元时期,美国证券市场资本流入规模上升。美元走弱带动美元信用扩张,美元信用的扩张通过增加美元供应带动进一步的美元走弱,美元弱与全球美元流动性扩张互为因果。当美元信用扩张,全球美元流动性充裕,美元走弱,美国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入同样上升;而当美元信用收缩时,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,美元走强,但美国资本市场的资金流入同样出现萎缩。因此,在2002-2007年的弱美元周期中,美国的国际资本流入净额很高,而在美元指数显著走强的2013-2016年,美国的国际资本流入净额也出现了明显的萎缩。    美元信用扩张后的资金至少部分回流美债市场,有助于压低美债收益率中枢。美元是全球中心货币,也使得美债成为了全球资金配置的资产,美债利率水平受到全球因素的影响,而不仅仅是美国国内因素。因此,美元信用扩张带来全球美元流动性充裕和美元指数回落,也会增加全球用来购买美债的资金规模,从而对美债收益率有着压低作用。从历史情况看,美元指数走弱期间,全球外汇储备总额趋于上升,而美债是外汇储备配置的重要资产类别,同时,美元指数走弱期间,外国投资者持有美国国债占其总额的比例往往出现上升,反之,则出现下降,这也印证了上述逻辑。   早在2005年,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就针对美债收益率的异常低迷提出了“利率之谜”。从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,美联储进入加息周期,连续17次加息,将联邦基金利率从1%上调至5.25%,累计上行425BP,但美国长端利率却维持低迷,月度均值仅仅上行了37BP。格林斯潘指出了这一奇异的现象,因而这也被称为“格林斯潘之谜”。   外资增持美债的行为可能就是“格林斯潘之谜”的答案。根据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的数据,2002-2005年外资也确实大量增持了美国中长期国债,是美国中长期国债需求扩张的主力,因而也相应压低了长期国债收益率。外资投资美国长期国债或是形成“格林斯潘之谜”的重要原因。

2.什么是新闻数据行情

       美联储观察家Boesler解读称,FOMC特别指出“疫苗接种进展”是近期乐观情绪的原因之一,这表明疫苗接种进程将是衡量未来进展的关键指标之一。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(PIMCO)分析师Wilding则认为,若6月前能实现疫情目标,美联储可能会开始进行讨论,并在12月开始缩债计划。 外汇分析师Elam指出,鲍威尔的一些偏鸽派言论打压了美元,并可能进一步施压美元。鲍威尔的偏鸽派言论包括:美联储“甚至没考虑过缩债”,而货币供应是美元下跌的主要原因;鲍威尔将房价上涨归咎于建筑商,强调通胀的“暂时性、不可持续”,强调失业人数,鲍威尔认为距离实现实质性进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这些都暗示美联储不急于加息。

3.江恩理论提到的买卖十二法则是什么

马丁因为以下几点特别受到程序化交易者的青睐。1. 马丁策略的原理很简单。只要自己死了,资金量足够大,理论上马丁是不会清仓的。在不同的时间段,行情总是来回切换,回调可以释放所有的被套单。2. 马丁策略的缩量是可以计算的。在等间距和恒定增加倍数的条件下,马丁的增加和回撤可以提前计算。这意味着马丁策略可以在数学意义上进行测算。3. 马丁的代码编程难度较小。与其他策略相比,马丁策略的编码难度较小。在目前外汇EA编写人才缺乏的情况下,受到所有开发人员的青睐。4. 一个好的马丁策略,应对动荡的市场可以说是完胜。马丁害怕单边主义,喜欢震荡。在可测的波动行情中,马丁策略可以达到大小通吃的完美效果,这对自动化交易者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。正是因为马丁策略的阶段性和完美表现,很多开发者对其趋之若鹜。但是,马丁的策略很大程度上牺牲了对回撤的控制要求,采取了死扛的方式,让风险迅速放大。单边行情越大,涨幅越大,仓位越大,回撤越大,这就使得马丁策略走到了清盘的不可控边缘。

4.什么是支撑位和阻力位

        我们认为,将其解读为“鹰派”发言、甚至解读为美联储已经开始讨论“缩减”QE,是不够准确的。  第一,鲍威尔的发言是透过媒体采访发布的,属于非正式媒介。且鲍威尔的发言,主要是回应主持人非常有针对性的提问:美联储是否有能力从美国经济中撤回(前期释放的)钱、这么做是否有影响?(Are you able to draw that money back out of the economy any time soon? And does it matter if you do?)面对此提问,鲍威尔自然需要提到未来货币政策的转向与退出(参考NPR报道《Transcript: NPR‘s Full Interview With Fed Chairman Jerome Powell》)。  第二,鲍威尔虽然提到政策转向,但其表述是非常谨慎和克制的。首先,其并未使用“Taper”(紧缩)一词,而是用“Gradually Roll Back”,旨在传递“不急转弯”的信号。更不用说,其一直强调要看到“实质性进展”、“经济几乎完全恢复”,才会撤回非常规政策,并且一定会提前释放大量信号。且鲍威尔前一日的发言对于通胀是看淡的,认为美国通胀率偏低是一种长期现象,很可能延续。  第三,从美国市场表现看,这段在3月25日美股早盘前发布的采访,虽然使美股三大指数低开,但当日尾盘集体拉升转涨,且26日三大股指维持涨势。鲍威尔的发言并未能造成股市的“恐慌”。  我们认为,对于美联储货币政策“急转弯”或者“过早转弯”的担忧,尚无必要。一方面,美国经济基本面(尤其是就业)距离疫情前水平仍有差距,美联储至少需要“按兵不动”以维持对经济的支持。另一方面,美联储愈发重视与市场的沟通,叠加“平均通胀目标制”又为政策转向提供了一层缓冲,我们有理由相信美联储会尽可能做到温和、缓慢、透明,以维护自身的信誉,杜绝市场“恐慌”及其造成的金融风险。

你是否需要更多的额知识点?如果以上内容还没有看过瘾,那么记得关注我们哦,我们会不定期的发布知识点,甚至包括外汇交易工具,包括但不限于指标和策略。